????飞扬抬眼看看日头,太阳已快要没到地平线以下,一天又过去了,在大漠上疯狂寻找飘飘的飞扬仍是一无所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每当看到兀鹰盘旋的地方,飞扬都会势如疯虎般扑过去,但却是每每中焦急中夹杂着欢喜,他此时最怕看到的就是飘飘会出现在这些地方。

????夜幕下,一堆熊熊篝火燃烧了起来,飞扬独坐一隅,低头沉思。飘飘会到那里去呢?这几天来,方圆数百里自己已是找了个遍,不会。。飞扬猛地摇摇头,将这个可怕的念头竭力从头脑中摔开,飘飘决不会死的,那么一个活泼精灵的小姑娘,花样的年华还没有开始,怎么会就这样凋零了呢!

????在大漠中,现在的飘飘只有三条路可走,第一条是调头回去,但这一条路已被贾剑涛和贾怒涛否决了,那么飘飘就只有另外两条路可走了,一是去西域大营,一是去傲啸城。

????对,就是这两个地方,飞扬猛地站了起来,如果飘飘还活着,多半就是在这两个地方,在大漠中,也只有这两个地方还有人存在。自己去哪里找呢?傲啸城,现在林钰也肯定在哪里,如果飘飘去了哪儿,安全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西域大营,飞扬却是不敢那么肯定,裴立志和朝廷的微妙关系飞扬也是略知一二,特别是现在六王爷在朝中得势之后,对裴立志更是多方打压,如果飘飘真是去了哪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

????飞扬决定先去西域大营,一脚踢散了篝火,飞扬翻身上马,回头向傲啸城的方向看了一眼,飞扬在心里暗道:“钰儿,你等着我,等我从西域大营回来,就会立刻来见你!”扬手一鞭击在马股上,在马蹄溅起的黄沙中,飞扬向西域大营的方向滚滚而去。

????而此时,贾剑涛和贾怒涛也正在夜色下歇息,胖子举起手中的水囊,在眼前摇一摇,皱着眉头对贾剑涛道:“老大,咱们已没有多少水了,再不回去,可就麻烦了!”

????贾剑涛唉声叹气地道:“这小丫头到底能跑到哪去呢?莫非当真一命呜呼了!”

????胖子不耐烦地道:“好了,老大,咱们也是尽人事,听天命,真要找不着,咱们又有什么办法?莫非你还当真怕了这云飞扬不成?”

????贾剑涛一笑道:“怕他?那倒未必,他武功是比咱们高,但比起师傅来,他只不过是莹火虫与月亮一般,我只是有点可惜哪小丫头罢了!老二,你还别说,这几天相处下来,我还真有点喜欢这小丫片子了!”

????胖子点点头道:“是呀,这小丫头倒是蛮惹人爱怜的,要是真就这么死了,倒确实可惜。”

????贾剑涛沉默片刻,道:“好了,咱们也算尽了心力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们对云飞扬也算有个交待了,明天我们就回去吧!现在离我们最近的西域大营驻地在什么地方?”

????胖子从怀中摸出一副地图,借着火光找量半晌,才道:“往前百余里就是西营大营副将将葛松阳的驻地乌兰堆,咱们就去哪里补充一点食物和水,再去与师父会合吧!”

????计议以定,二人不再言语,都是默默地打坐调息起来。

????紫泥湖----西域大营的中军地所在,在这片大漠中难得一见的方园二十多平方公里的绿洲中,驻扎着裴立志的中军部队大约八万人,紫泥湖清澈的湖水让这里呈现出与大漠那荒无人烟的生地截然不同的生机,地上绿草如莹,低矮的灌木一从一从地遍布各地,廷绵不绝的军营全都是用巨大的石料砌成,高高低低的岗楼星落棋布,将整个紫泥湖地区一览无余,这里,经过西域大营数十年来的经营,已经成为了一个朝廷进剿傲啸城,防御西部蛮夷的前哨。庞大的军营从中,却又夹杂着一些木板楼房,这些都是经过西域大营特许,而由民间一些有路子的商人们特设在此的饭庄,不过更多的却是青楼。在裴立志当政后,这些东西更是大行其道。在裴立志看来,清一些的男性的军营中,必须要有一些什么东西来让士兵们消消火气,否是长时间地让这些精力旺盛的军人呆在一处,必然会生出很多乱子来,事实也如同裴立志所料一样,自从这些青楼大规模的进驻后,这里的军规军纪果是大有好转,士兵斗殴打架这些事倒真是小多了。不过裴立志此举,却也让这些青楼赚了个盆满钵满,生意是应接不暇,谁让这些西域大营的官兵晌银丰厚,却又无处花费呢,哪自然是全用到这里的姑娘们身上了。

????此时在裴立志的帅府内,通明,裴立志正自宴请着一位重要人物,与座的不过廖廖数人,而其中一人赫然竟是原天鹰堡的商隐。商隐自从天鹰堡覆灭后,立即率领着天鹰堡的残余部众西遁至这里,托庇于裴立志之下,以他之才,立时得到了裴立志的重用,现在已是戴着四口官帽,摇身一变,自江湖好汉成为一名朝廷官员了。

????而此时,坐在上的竟然不是这里的主人裴立志,而是一个年约五十的,面相普通,毫无异相的人,水绿色的袍服,自然披散的长,虽然举止之间毫无异常,但却隐隐露出一股霸气,双眼微眯,看起来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裴立志坐在右侧相陪,却是不住地向此人举杯。

????酒过三巡,裴立志道:“唐老前辈,不知两位爱徒回来了没有啊?”

????老者微微一笑,道:“两位劣徒不肖,私自跑了出去,倒劳裴大人关怀了!”

????裴立志爽朗地大笑起来:“两位世兄呆在这枯燥的军营中,自是有些不耐,出去转转正好散散心,何况依二位世兄的功夫,这天下却又那里去不得?”

????老者摇头道:“他们二人在南海自大惯了,却哪里知道这中原之在,能人寸出不穷,让他们去受点苦也是好的,正好借此机会磨励一下二人,好在中原中几位前辈高人都还知道我,就算他二人撞到这些人手中,好歹也还要给我一点面子的。 ”语气之中傲气毕露,显然认为在中原能奈何得了他这几个弟子的不过是几位前辈高人,其余的实是不值一晒。

????裴立志微笑点头,他城府极深,就算不认同此语,却也不会在言语中表露什么。

????商隐到底是江湖汉子出身,闻听这唐姓老者丝毫没有将中原武林人士放在眼中,不由有心煞一煞他的威风,当下向老者举起一杯酒,道:“前辈武功高强,我辈自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这中原之地现在出了两个人,两位世兄碰上他们可就有点麻烦了。”

????老者目光一闪,“哦?其中一位定是诛杀了天鹰堡主欧阳天的魔刀了?”他经历世故极深,一听商隐之言,立时明白了对方之意,不动声色地反刺了对方一句,这一下,不但连商隐面红耳赤,就连裴立志也是大为恼火,不管怎么说,欧阳天还是我的师父呢!老者一语既出,立时现了裴立志的不快,这才猛地省起此人与欧阳天的关系,不由接着道:“我看这魔刀定是使出了什么阴谋诡计,否则以欧阳大侠的功夫,怎会折戟在这样的后生晚辈手中,听闻当时笑傲天这老儿也在现场,如是他二人联手,那欧阳堡主的确不是对手。”

????裴立志心知对方这是给自己面子,但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向老者举杯示意,自己也是一饮而尽。

????商隐定了定神,接着说:“另外一人则是新近崛起的一位人物,匪号却是叫做白衣修罗,听闻此人是方未水的弟子。”

????裴立志脸色又沉了下来,自己的哥哥就是惨死在这白衣修罗手下,虽然说两人没有什么感情,有时自己就恨不得杀了这个所谓的哥哥,但对方毕竟杀得是自己的亲人,死在别人手中和死在自己手这可是两个问题,这口气自是有些难以咽下。

????老者微微点头,“如是方未水的弟子,哪自是身手不凡,不过我两个徒儿想必却是不会输给他们。”

????见老者如此自信,商隐却是无话可说了。

????正自说着,一位军官走了进来,附在裴立志的耳边低语一翻,裴立志脸现惊讶之色,沉思半晌无语。

????老者微微啜了一口酒,问道:“不知大帅有什么难解之事,可用老夫助一臂之力?”

????裴立志摇摇头,奇道:“刚刚葛松阳将军传话过来,京城六王府的郡主却是到了他哪里,不知是何用意?”

????商隐道:“莫非是六王爷?”

????裴立志摆摆手道:“哪道不是,这位飘飘郡主却是被葛将军的巡逻队自大漠中救回来的,这位郡主我倒是认识,生性野性难驯,是京城王族中一大祸害,最是认王公贵族头疼的一个人物。我奇怪地倒是这位郡主怎地会到大漠上来。”

????众人大眼瞪小眼,都是不得其解。

????但在此时,他们所处的屋顶上,已是多了一人,正是自大漠而来的云飞扬,以他此时的身手,倒真是如鬼似魅,幽灵般地潜了进来,刚好听到了这翻话,心中不由大喜。屏住呼吸,飞扬伏在屋顶,听着屋内众人的说话。

????裴立志沉吟片刻,道:“不管怎么样,她也是金枝玉叶,让葛将军把她送到我这来吧!说不定此女子对于我们来说将来还会有什么大用处,记处,让葛将军保密,此事不要让其它人知道了!”

????哪名军官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商隐微笑道:“这可是大帅的福气,以前本与本朝公主李蓉有约,虽然事出意外,这事不了了之,但不曾想又有一位郡主送上门来,大帅把握好时机,可是大有作为啊!”裴立志摆摆手,道:“师叔不可小觑了这位六王爷,要说朝中有什么人我琢磨不透,这位六王爷可算是其中一人了,说不定此人是我们起事的最大障碍。”

????飞扬心中一惊,起事,莫非这裴立志当真心存反意么?呼吸不由微微重了一些。

????唐姓老者猛地抬头看向屋顶,双手虚按,屋内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全都目视着老者,老者拇指微翘,向屋顶指了指。

????飞扬正自侧耳倾听,猛地听到屋内安静下来,一丝不详的预感猛地浮上心头,双手在屋厅一按,飞快地飘身而起,正在此时,刚才自己所伏之处突地无声无息地破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洞口光滑无比,旁边连一点碎石也不曾飞起,飞扬心中大震,出手这人武功好高,这等功夫,只怕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心念陡转之下,飞扬已是飞身下屋,身形如电般向外逝去。身后突地响起一个声音,却是如同在自己耳边响起:“朋友留步!”一股无形的劲力凝而不散,直向自己袭来。劲力尚未近身,飞扬已是感到那如山的潜力。

????此地不可久留,飞扬一挥手,弑神争的一声飞出,反刺而出,在空中一为二,二变四,一瞬间已是幻化成六柄刀来,六刀成圆,自其间的空洞中另有一柄弑神闪电般穿出,呜的一声刺向那拳劲。

????没有声音,飞扬的身形猛地一抖,险些无法收回弑神,心中更是震惊,脚下加快,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唐姓老者咦了一声:“大罗周天剑?”缓缓地收回拳头,若有所思。

????“是魔刀云飞扬!”商隐大叫起来,裴立志面沉如水,这云飞扬没来由的到自己的西域大营作甚?

????乌兰堆,葛松阳正迎来两位客人,这两位客人来头极大,是主帅亲自请来的高人,自己可得罪不起,这两人却正是贾剑涛和贾怒涛,他二人自沙漠出来后,径直就来到了乌兰堆,准备补充一点食物和水之后,再回到紫泥湖。

????“哈哈哈,二位可真是神龙见不见尾啊,想不到二位竟然到我这乌兰堆穷乡僻壤来了!”葛松阳满脸堆欢,对二贾道。

????贾剑涛也不客气,道:“葛将军,我们来这里,就是要补充一点食物和水,然后再回紫泥湖,还请葛将军多多照拂!”

????葛松阳大笑道:“这有何难,今日我正要派一支军队护送一位重要人物去紫泥湖,二位正好一路前行,也省得我担心有什么问题,有二位同行,那自是万无一失了!”

????贾剑涛奇怪地道:“是什么重要人物竟然让将军如此看重啊?”要知道葛松阳是朝廷二品武将,官高爵显,一般人哪会放在他眼里。

????葛松阳微一迟疑,眼见二贾已是脸露不快之色,立时道:“此事本是机密,但二位可不是外人,说来听听倒也无妨!此人是朝廷郡主,当今六王爷的爱女飘飘郡主,前日不知为何在大漠落难,恰逢我的巡逻队将其救了回来!”

????贾剑涛心中一动,立时将飘飘的模样叙述了一遍,问道::“是不是这个女子?”葛松阳奇怪地道:“二位认识她?”

????二贾心中大喜,互看一眼,忽地放声大笑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葛松阳莫名其妙地看着二人大笑,心中奇怪之极,却是不知这有什么好笑的。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章节目录

天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天罡最新章节